佛教网络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1027|回复: 0

皮猴子精的故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4-10 16:42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2015年4月10日,农历二月底,阳历四月初,正是春花烂漫的时节,杏花白,桃花红,你方唱罢我登场,最是一年好春光。崂山山脚下,果园里,大片的桃花正在盛开,粉红色的桃花一眼望不到边。
' w: S# O; C1 ]% \- K6 H8 a, a$ B4 M5 j, ~7 X4 T
想起唐朝怀浚禅师诗两首:
* P7 ~1 R- ^9 ?) t) c3 W* V" \2 x* V' k9 j3 i- h" F8 Z
家住闽山东复东
3 G# \* O% V. a5 [* h8 F山中日日有花红/ T( b& ~8 Z# a& O7 [
而今不在花红处
2 `3 v% Y" x9 X$ R5 w" a  y+ W花在旧时红处红
. ^7 x. L* H2 j' M9 ?5 |
/ Q4 B, `+ K# P7 f家住闽山西复西
' Q: u7 D9 h' X3 |山中日日有莺啼% P+ S2 F% _* \" j
而今不在莺啼处
1 B. K$ m, q8 l& {" l( V2 p6 A莺在旧时啼处啼! Q1 Q  y5 O1 E  U/ T& w
& Z5 L* d- d' L* N  X
两首诗,诗意盎然,禅机盎然:7 p+ `$ @# ~: ]/ T% p2 ^- O+ E
1 (1).jpg " `. q9 c  G3 [0 x  x9 y
* p) k3 i2 b7 h
1 (3).jpg
# a" p$ Q5 K& v$ x9 |2 a* b& f, |2 H, U  ?: ^
又想起杨万里诗一首:
6 T! `+ ?2 h& ]8 S) M  N
% E, \+ V7 A! B! @9 Y篱落疏疏一径深
' U+ H7 M6 x( i/ p- I* b! p树头花落未成阴
4 t9 m" k0 l: g  b( [4 o儿童急走追黄蝶
- c' G  {$ v/ p飞入菜花无处寻7 |8 ]! e; a  g  [4 f
4 E5 L) E' m5 p/ S) Y5 I
1 (2).jpg
; _5 U- {9 \% e7 j" i- e* O- V' k) A9 X8 C2 V7 g3 s( D  ^
1 (4).jpg * ]# h1 n7 L" C9 z' ~
$ p4 A7 E: B5 ?, i/ \: a
我有我的因缘,今天才幡然醒悟,这一阵子似乎探访搜寻寺院道场的因缘成熟,其目的直指“修造佛像 建设寺院”和“结缘供养”,期间亦或有随缘放生,都是真正的随缘。今天去仓库里拉上了一些待结缘的书籍,四处随缘,信马由缰。这是我个人的小因缘。那么客观地将,我这几年在湛山寺做得结缘也够多了,也需要略停一下,于此处模仿一下“饥饿营销”,于彼处,则可以照顾一下广大郊区的缘分。这是我外在的大因缘吧:
* _0 ]+ A6 c7 C; v9 `2 V! b; V: e# x9 M' c2 L5 v
1 (5).jpg % q+ {) ]- L0 E/ Q" c5 O9 U
* s' o- s9 ~' m. Q
本来,我的爱好很多,我的思考也比常人多,我涉猎的领域也不少。墙上的诗写得很好:, d4 _/ R! s: s& N4 C; v
% W/ N2 l' I, w( M: V1 q8 z
荒山书院有人耕
1 w" D/ e' u/ n不记山名与县名
; Q" v0 n; A2 i& T# y  u为问黄巾满天下
, O% j0 t0 T; W, [  ?可能容得郑康成
/ p& W9 i' }4 U' P! X; I9 Y0 H
% b: F: O1 o) u/ O这首诗是明朝大儒顾炎武,写1800年前汉朝大儒郑玄,当时郑康成在崂山讲经授徒,现今留有很多遗迹。以我的本意,这些都要整理整理写一写的,但是我的因缘可能还不足:3 B3 S$ ?9 o9 _" D  l* n* M: C: T9 k& ?
  r9 l; e5 M4 p( f5 {1 X# _  F4 o
1 (6).jpg
: y  x  S) g$ G; W, l; d! h" ?* b8 d
暂时全部的因缘都转回至佛教相关:
1 ^" i/ D6 Q0 g+ G8 I+ M: Z2 C, r' n) s, n: u
1 (7).jpg
4 V  o6 C3 T6 K2 {
3 f6 w/ m. L/ b% v! a% s; Q 1 (8).jpg 5 f" `& F( n, ?0 y) l- \1 ]3 n
* Z( _2 j  g' o
1 (9).jpg % m) _, \; U- c0 N3 N" Y
% Q& k" K( L3 m+ u0 T" m6 J9 c( m# L
1 (10).jpg ( w& ?5 @& V% U

! @  h  `' f, {- j* [墙上的壁画“烟熏媲精”,我仔细一看,原来这些个传说在青岛地区广为流传。我小时候常听妈妈说起过,我上网搜了搜,竟然很多人有同感,且也有青岛老乡写过了,文笔流畅。看罢壁画,读罢传说,想起儿时妈妈讲的故事,禁不住泪流满面:皮猴子精,皮猴子精……
9 z7 Q% g7 x) W( X. O8 V) R0 D9 v9 \/ i' r9 K6 E' G) m" h8 i
1 (11).jpg
' W& C5 L6 X/ ^1 w8 x" d  }9 \+ z6 o% `% N7 H
1 (12).jpg
, P  ?) V$ |8 q: w
; s/ [4 q) K1 p2 Z. R! }皮猴子精的故事(下文作者为“@果木贩子”,出处“天涯”社区-娑婆过客注)
( y& d+ q% I7 ~$ }
3 y' ^) M2 g- K: L+ G1 B% I听老人说,早年间有这么一种妖精叫皮猴子精,是狐狸精和黄皮子精私通生下的,因为刚托生出来就是个妖精,未经修炼,所以皮猴子精大都生性愚钝,欺软怕硬,但尤其祸害百姓,嗜人肉,经常出山吃人。9 Z9 Q+ f7 }$ Q, n# {  ^+ ^
  话说在胶东洋河镇有这么一户人家,是一个寡妇带着三个孩子过日子,老大老二是两个小嫚儿,都十二三岁,一个叫扫帚疙瘩,一个叫笤帚疙瘩,老三是个小子,才五六岁,叫炊帚疙瘩。
3 g) l4 n5 f; g2 o- h( K4 b  这一年夏天刚割好麦子,寡妇用新面烙了一提篮油饼,准备带着老三回娘家看他姥娘,临行时候嘱咐两个闺女老老实实在家看门,别乱跑,谁叫门都别开。
) [3 c6 t6 V+ L  p- O7 h  娘俩走到半路,炊帚疙瘩闹着说害渴了,要喝水。寡妇哄孩子说马上就到姥娘家了,等到了姥娘家再喝。炊帚疙瘩不听,坐在路边哭闹着犯浑不走了。寡妇没办法,这时正好瞅见前面有片西瓜地,瓜棚里还坐着个大嫚儿在看瓜,寡妇就带着炊帚疙瘩过去了。
$ C6 R7 S% K6 A( r) b# V  走进了瓜棚,寡妇跟大嫚儿商量,妹妹,恁看看孩子走了一路害渴了哭得这个样儿,给孩子割块瓜吃吧!大嫚儿笑吟吟的说:中啊,让孩子上瓜地里挑个大的抱进来,割开咱三人吃。炊帚疙瘩一听就不哭了,蹦蹦跳跳的自己上瓜地挑瓜去了。寡妇坐下等着,这大嫚儿就跟寡妇聊天:大姐,恁这是待矣上哪啊?寡妇说:俺带着孩子回俺娘家看他姥娘。大嫚儿又问,这小孩真讨人欢喜,大姐是哪个庄的,家里就这一个孩子?寡妇当聊闲天,就把家里什么样住在哪全告诉这个大嫚儿了。
7 Y. L- `; v+ c  坐了一会儿,炊帚疙瘩还没回来,大嫚儿就说,大姐,俺看恁头上出了个大虱子,俺给恁抓抓吧。说完大嫚儿的手一下子变成两只长毛的大爪子,一把扳过寡妇的头摁地上,撕下了头皮带着头发塞进嘴里嚼吧嚼吧咽了,寡妇疼的吱哇乱叫,那大嫚儿又呲出一口尖牙把脑壳咬开,咕嘟咕嘟把脑浆子都吮干净了,咔嚓咔嚓,连骨头带肉狼吐虎咽的,几下就把寡妇吃了个精光。原来这个看瓜的大嫚儿是皮猴子精变得,在这条路上等着抓人吃,今天正好撞到这娘俩。
( ~# h6 h9 ~2 A3 c  皮猴子精吃完了寡妇,便穿上了寡妇的衣裳,化作寡妇的模样。炊帚疙瘩在瓜地里听见他娘惨叫,连忙跑回瓜棚,却看见他妈好端端的坐着,便问,娘啊,娘啊,恁没事叫什么叫!那个看瓜的小婶婶咧?皮猴子精说,恁听错了,娘没叫,看瓜的小婶婶回家了啊,走,咱们也回去吧。说罢,这皮猴子精便把炊帚疙瘩一把抓到背上背着往寡妇家走,这一路上,皮猴子精使劲箍着炊帚疙瘩让他动弹不得,嘴馋了就从他腚上掐块肉下来塞到嘴里吃。炊帚疙瘩哭了一路也没人搭理,最后身上的肉活活被皮猴子精连掐带撕吧吃的光光的。
/ n( u; g- j, D" ~/ ]8 {  这边家里,扫帚疙瘩和笤帚疙瘩听他娘的话乖乖在家看门,可是俩人一直等到天黑也不见人回来,姊妹俩就干脆先吹灯上炕睡了!半夜里,突然听见有人敲门,扫帚疙瘩和笤帚疙瘩起身到了天井里,隔着墙头问,谁啊?皮货子精就在门外回话说,我是您娘啊!快点开门啊!4 E, F0 Y/ p1 d6 x+ K3 s& ]
姊妹俩隔门缝一看,果然是他娘站在门外,就拉开门栓把门儿打开了。
3 h3 H/ B5 P; I9 e0 H9 F7 {4 m& o  皮猴子精进得门来,两个孩子就问,娘,娘,俺弟弟咧。
3 }% w: G- E( `# T& I  皮猴子精说,恁姥娘见了恁弟弟没亲够,留他住两天,俺自己先回来了。* N- t, X4 }; l
  姊妹俩说,那中,娘,咱快困吧。' [3 T: H( K" o6 Y, K
  三个人就进屋吹灯上了炕,姊妹俩睡一头,皮猴子精睡一头。没过多时,扫帚疙瘩和笤帚疙瘩就听见炕那头他娘在嘎嘣嘎嘣嚼着东西吃,扫帚疙瘩就问,娘,娘,恁在那嚼什么?
/ o, `2 I! B& _  皮猴子精就说,走的时候,恁姥娘给俺捎了几根枇杷梗。
# Y' B( C) j& |+ Z1 m# @2 |1 X4 o  扫帚疙瘩说,娘,娘,恁给俺拿根吃吧。笤帚疙瘩一听有好吃的,也跟着要。0 w" W! A* h% P, ^# F
  皮猴子精不给,姐俩儿个就闹,最后没办法皮猴子精就一人给了一根。1 w1 K& q' ~2 f5 v
  扫帚疙瘩接过来,咬了一口,没咬动,一摸是个人指头,再一看原来是他娘的手指头,上面还套着他娘的顶针。
3 }1 d' Q0 c* x5 r0 w  笤帚疙瘩也接过来,咬了一口,没咬动,一摸也是个人指头,再一看原来是他弟的手指头,指甲盖上还有早上刚擦上的的油。, n, V- G: S3 C! P
  姊妹俩心里知道坏了,炕那头可能躺着个皮猴子精,之前听庄上的人说过,山里出来了个皮猴子精,专门抓人吃人肉,肯定是这个皮猴子精吃了他娘跟他兄,现在又变成她娘的样儿想来吃她们姊妹俩,两个人都就没做声,心里打鼓。
7 ?) Q7 q2 {1 g4 f  t, Z7 Y( a  过了一会儿,扫帚疙瘩说,娘,娘,俺害憋了,待矣去尿尿。笤帚疙瘩连忙也跟着说,娘,俺也害憋了,俺跟俺姐姐一块尿。0 R+ q, j* T( S
  皮猴子精说,恁俩事儿真多,不准出去,尿炕根儿里头中了。
5 O( d: \) a; f8 n1 F; m. ^  扫帚疙瘩说,俺不,尿炕根儿里骚,骚得恁都困不着觉。
8 a( L& s- B' A6 B  皮猴子精怕骚就说,中,中,恁俩快出去尿吧,尿完快回来,我点灯看着恁俩人。' I% x0 h& _' Z* o2 B- q
  姊妹俩穿上衣服,进了天井里,蹲在一块小声合计怎么弄死这个皮猴子精。扫帚疙瘩让笤帚疙瘩悄悄去厢屋把烙饼的鏊子拿来,搁在炉子上烧红了,埋了天井那棵大槐树底下。
! ]' y3 Z3 @9 l6 H  埋好了鏊子,姊妹俩就爬到树顶上吆喝,娘,娘,恁快出来看啊,天老爷奖媳妇了啊,天上神仙都出来看景啦,天兵天将抬着个大花轿子在前面走啊。皮猴子精一听就从屋里出来了,站在树下边说,俺怎么看不着啊?姊妹俩说,叫树挡着了呗,恁快上来吧,上来就看见了,真热闹啊!
" q  s4 r: \. g6 t* B  皮猴子精不会爬树,又爱看热闹,急的团团转,就问,树那么高,俺上不去啊,怎么办?
. Z) z6 J. y0 n2 q* t  姊妹俩说,不要紧,不要紧,恁上屋来去拿那个装菜的大筐,拴上井绳。恁坐筐里头,俺两个把恁慢慢拉上来不就中了。
% s' j8 _8 Y1 U: p8 d, J1 k1 q, ^  皮猴子精按姊妹俩说的进屋把家什拿出来绑好了,把绳子头扔树上两姊妹接住,自己就坐筐里头了。姊妹俩攥住了绳子开始往上拉,拉到快挂树杈那么高了,两人把井绳对着埋鏊子的地方一撒手,皮猴子精哐当就掉了地上了,跌的眼冒金星,满地打滚地叫唤说,哎呀,亲娘咧,疼死俺了,烫死俺了,跌了俺个半死啊。
- _+ ^) o# q* }8 f5 F  姊妹俩一听才跌了个半死,赶忙说,井绳上有水,滑溜溜的,没抓住,娘,娘,你快再上筐里去坐好了,俺俩人再拉你。皮猴子精心里气,想着等上去了非得把俩人撕碎了一点一点的再吃,但是嘴上说,中,我再进去,恁俩这把可得拉住了。
% Z8 k. ?0 f; v' d, k) z5 r  姊妹俩又把井绳拉起来,寻思这回肯定能把皮猴子精摔死了,于是边拉边念,皮猴子精,皮猴子精,你吃俺娘带俺兄,还想吃俺姊妹俩,俺他娘的跟恁说不中。姊妹俩眼看就把筐子拉到树顶了,又是一松手,皮猴子精咣当又掉地上了。
' \3 m  R4 t- Z  }8 H; J3 B  皮猴子精本来在筐里听见姊妹俩那么念就气的不行,再加上这一跌又被鏊子一烫,一下子炸毛了,在树底下现了原形,吱哇吱哇叫唤着说,俺去高山磨快了牙,明日来吃恁姊妹俩!俺去高山磨快了牙,明日来吃恁姊妹俩!边叫边狼狈的爬走了。5 D. ]7 {: b3 y% f, v% K: @1 T
  姊妹俩没想到这一把也没摔死皮猴子精,从树上爬下来,俩人坐在门档上呜呜哭。' k& B4 b' p5 I4 R9 w( F, z) U
  这时候天也亮了,打东边来了个挑石头的汉子,走到姊妹俩跟前放下扁担,冲着姊妹俩笑。
. s6 A7 p& D* v0 m挑石头的汉子问,小嫚儿,小嫚儿,恁这是哭甚么啊?姊妹俩就说,打哪冒出来个皮猴子精,吃了俺娘吃了俺兄,还说待矣上山磨快了牙,回来再吃俺姊妹俩。+ E( x! |% }( X2 ^1 D- u
  挑石头的汉子说,不怕,不怕,俺给恁块大石头,恁把它悬了门扇顶上,等皮猴子精来了砸死他娘的。% V8 U+ `1 i5 P6 p) y+ c2 B, Q+ H
  挑石头的走了,姊妹俩还坐那儿哭,打西边又来了个揽木头活儿的汉子,走到姊妹俩跟前放下挑子,冲着姊妹俩笑。
9 V2 w% n7 V! d! v  揽木头活儿的汉子问,小嫚儿,小嫚儿,恁这是哭甚么啊?姊妹俩就说,打哪冒出来个皮猴子精,吃了俺娘吃了俺兄,还说待矣上山磨快了牙,回来再吃俺姊妹俩。
' P5 E+ F& [  B4 C4 d+ p! A  揽木头活儿的汉子说,不怕,不怕,俺给恁把大钉子,恁把它藏了炕里,等皮猴子精来了扎死他娘的。4 E; n+ i, S4 F! u( H) r
  揽木头活儿的走了,姊妹俩还坐那儿哭,打南边又来了个卖炮仗的汉子,走到姊妹俩跟前放下提篮,冲着姊妹俩笑。
& F" q, m% R/ j' z  卖炮仗的汉子问,小嫚儿,小嫚儿,恁这是哭甚么啊?姊妹俩就说,打哪冒出来个皮猴子精,吃了俺娘吃了俺兄,还说待矣上山磨快了牙,回来再吃俺姊妹俩。
, r8 S8 {. |' D1 I. \1 u  卖炮仗的汉子说,不怕,不怕,俺给恁挂大炮仗,恁把它藏了锅头里,等皮猴子精来了鼓死他娘的。5 V0 F7 ^$ E8 K& q" U# A
  卖炮仗的走了,姊妹俩还坐那儿哭,打北边又来了个磨剪子炝菜刀的汉子,走到姊妹俩跟前放下褡裢,冲着姊妹俩笑。3 Y5 E# {# B( o, Z
  磨剪子炝菜刀的汉子问,小嫚儿,小嫚儿,恁这是哭甚么啊?姊妹俩就说,打哪冒出来个皮猴子精,吃了俺娘吃了俺兄,还说待矣上山磨快了牙,回来再吃俺姊妹俩。" @  g$ c. Q% {! o* O9 _
  磨剪子炝菜刀的汉子说,不怕,不怕,俺给恁俩一把大剪子一把大菜刀,恁把它藏了身上,等皮猴子精来了该攮就攮死他娘的,该劈就劈死他娘的。1 t# e( h' A" q, Y0 U- E  v8 {
  磨剪子炝菜刀的走了,天也快擦黑了,姊妹俩按照他们说的,把石头悬了门扇上,把钉子撒了炕里,把炮仗埋进锅头,扫帚疙瘩身上藏了把大剪子,笤帚疙瘩身上藏了把大菜刀,两姊妹就爬上树藏好了等着。
4 O( h4 v( e3 o3 y1 q: \  不多时太阳就全落了,一阵黑风刮过来,皮猴子精来了,刚一推开门,门扇上那大石头咣当一下掉下来正好砸了它头顶盖上,砸的皮猴子精头破血流,两眼冒金星,呜嗷呜嗷直叫唤,好恁姊妹俩,一进门就砸得俺掉了向,俺刚磨快了牙,今日非把恁两人一片一片撕碎了。  l; r. C" U( H3 P
  皮猴子精边叫唤着边往屋里窜,屋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着,皮猴子精胡乱往炕上一扑,没扑着姊妹俩反倒扎了自己一身钉子,皮猴子精疼的吱吱叫,心说,先把灯点起来,看着姊妹俩还往哪里藏。
& B+ m- b4 M3 q7 Q  皮猴子精端着灯台上灶屋去点火,两个爪子刚一扒锅头,那挂炮仗就轰隆轰隆炸开了,一下就把皮猴子精的眼珠子炸碎了。
1 m1 g' f! ?! G, K) {1 d. H0 ~  皮猴子精本来脑子就被砸的晕乎乎的,再加上浑身的钉子扎的生疼,现在又瞎了眼,只能满地打滚,满地乱爬想摸着大门赶紧溜走。
3 ]6 g. M7 K" f7 K- N  俩姊妹在树头上看的一清二楚,见他要跑,立马从树上跳下来,笤帚疙瘩摸出大菜刀看准了皮猴子精的后腿就是一菜刀。皮猴子精后腿断了,趴在地上站不起来,扫帚疙瘩看准了皮猴子精的头,一剪子下去就把皮猴子精的头剪掉了,皮猴子精在地上腿蹬了没几下就死过去了。
( b( f8 [4 o2 s  第二天天明,姊妹俩在天井树底下挖了个坑,把死皮猴子精扔里头埋了,收拾收拾院子和屋里,从此相依为命了。(还有一种说法是第二年开春,埋皮猴子精的地方生出一株大灰蓬菜来,一人多高,茂盛之极,姐妹俩没东西吃就去采灰蓬菜的叶子剁碎了熬粥吃。姊妹俩把叶子放了锅里,煮熟了揭开锅盖,发现粥里血淋淋漂着的都是他娘和他弟的头发,骨头和肉,然后姊妹俩就去天井里把这株灰蓬菜连根挖出来,支上柴,点上火,烧的时候听见皮猴子精的声音在告饶,姐妹俩赶紧加柴,把火拨得更旺,一直烧到只剩下一堆灰了,姊妹俩的日子才安生)
8 l" D; V% _* D  z! k' K! Z
8 ^' [# ?/ T+ L' \! p1 R4 J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佛教网络

GMT+8, 2018-12-19 13:45 , Processed in 1.151414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