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教网络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12
返回列表 发新帖
楼主: wlxg20130220

因果教育:心念与命运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7-11 22:14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(评)这位童子寥寥几句话,竟然流露出知命畏天的品格。说起来好像非常浅的道理,看见意外之财,能够有定力不起贪念,便是绝大的学问。(《德育古监》第一百一十页), r3 r! I- Y4 @; d% L( i
+ P- X: P& p1 w# [+ U: n8 j
           义贼救人,後行大运( T) W5 ?! A& [0 R: U
  5 F- q5 o7 F7 t2 k
  某甲起初当乞丐,然後做贼,最後巨富,子孙有人名登仕籍。/ f: _( b' A/ D2 j+ Z; a) z
  当他做小偷时,城里有一位大富人家,三世孀居,妯娌三人,都死了丈夫,没有子嗣,幸好小妇人怀孕尚未生产,大家都希望她生个壮丁,以传宗接代。6 z0 E- w2 P- R& x# b
  在清明节当天,两位寡妇都到乡下去扫墓祭祖,由於路程遥远,往返需要三天,只有小寡妇有孕在身,不便去,留了一位老妇人侍候她。
) ?' @2 X! j, O* h$ I2 Z% `  某甲暗中打听到这件事,认为这是下手的大好时机,打算利用富家人少时行窃。+ k, h4 Y1 z  O8 e7 y5 T9 \
  天色一黑,某甲就越过墙垣,看见小寡妇与老妇人,手里拿著灯,出来省视门户。於是,某甲就来到小寡妇的房间,藏匿在隐密的地方。小寡妇坐在灯下看书,老妇人在旁边好像有点醉的样子,小寡妇催老妇人去睡觉。小寡妇说:「你自己关门睡觉,不要吵到我!」於是老妇人就掩门而去。; l; p8 E$ j. o, Y5 l2 m+ O
  不久,有一位年轻人推门而入。某甲怀疑这位年轻人是他的同道,惊讶对方不等小寡妇睡觉,就闯进来。那位年轻人穿得很俊,小寡妇看见年轻人闯入,大吃一惊,站起来要呼叫。年轻人马上抱住小寡妇要求欢,小寡妇坚决拒绝,而且呼叫老妇人,老妇人没有回答,年轻人看见小寡妇不顺从,就从鞋袜中,抽出利刀,告诉小寡妇:「你不顺从,我就要杀死你!」
  O* F# D* h3 E3 C5 l2 `  小寡妇呵叱他说:「我们家世清白,不能蒙受无赖的污辱,你要杀就杀,我宁死不从!」6 I5 V8 Z  a8 t8 N2 \% d% H8 _2 p
  年轻人把刀子放在小寡妇的脖子上,强迫她。
/ |- r, V3 D1 V8 \6 E3 U! ?  某甲睨视许久,心中极为愤慨。突然从那位年轻人背後出来,夺取他手中的利刀,而反击那位年轻人,年轻人被击中额部倒在地上。妇人出乎意料之外,更加害怕,浑身发抖,说不出话。& X$ Z: H$ w* j2 b
  某甲立即出来,开门大声呼喊:「抓贼啊!」等邻居们都来了,问说:「贼在那里呢?那一个人是贼呢?」
+ S( T( }* C5 c0 k( M& n- n* J  某甲由於义气和愤慨,而忘记自己是来行窃。到了这个时候,才恍然大悟,笑著说:「我是贼!然而,有比贼还更可恶的人。诸君何不跟我来呢?」) L& B. ~# d9 L( N0 H1 g
  因此某甲就引导众人进入小寡妇的卧室。当时小寡妇已避到其他房间,只有看见一个人躺在鲜血上,拿蜡烛照他,发现这位年轻人就是西邻的某乙。幸亏某乙伤轻未死,大家询问某乙为什麽来这里,某乙默不说话。询问某甲,某甲说出自己见到的经过。於是众人把他们两个人都捆绑起来。2 r( n' N: w; z$ w  X
  翌日天亮,大家把他们两个人押解到衙门。某乙反而诬告小寡妇与某甲通奸,而自己那天晚上因为捉奸才进入小寡妇的房里。
7 V8 [. e" I, W9 v2 r4 V  某甲说:「我是一个小偷!有谁不知道呢?即使有妇人不守贞操,那里肯跟贼通奸呢?」接著,他不但叙述那一天夜晚发生的事情,而且招供近年来行窃的案件,以证实自己是一个小偷。
, Y$ `; x, E+ R  衙门的官员核对档案卷宗相信某甲的话,於是严刑某乙,某乙才吐露实情。因为他羡慕小寡妇的姿色颇久,那天夜晚,他也是伺机前往,侍候小寡妇的老妇人接受他的贿赂而且已经串通计划好了。3 c( ^' R) T& ]6 t: r# G. E3 P7 h
  於是,县官依律法判某乙和老妇人入罪,表扬小寡妇的贞洁,推崇某甲的义行而释放某甲。
% K, y( R9 f  s4 `& P" c! U  某甲出狱後,仍然像过去那样行窃。有一天夜晚,他在乡镇偷窃,被主人发觉而逃走,追他的人很多,他误投绝地而无法出去。仓卒间,他看见一座破庙,越墙而入,并且藏匿在神桌下。
1 h) [6 H/ Z7 c, p, j  由於他很著急,误撞身旁泥塑的神像,自己也因此昏倒。他在昏迷中,看见所撞倒的泥塑神像,从地上跳跃起来,青色的脸孔而胡须是赤红色的鬼卒,持刀呵斥某甲说:「你怎麽敢撞倒我?」说完,上前抓起某甲要杀他,某甲出力支撑抗拒。忽然听到殿上的神明说:「这个人保护别人的节操,成全别人的宗嗣,阴德很大,上帝已经赐与厚福,鬼卒何敢作祟呢?」
7 A( X- b# H  ?5 K; _# c  不久,有人把青面的鬼卒抓去,打了数百下。神明又召唤某甲上来说:「丹墀(红色的阶地)下有巨金赏赐给你!」9 D4 m8 w2 `" P+ P1 ~. e( P7 Y0 p% r
  某甲叩谢而起,恍惚看见丹墀下金子堆积如山,急著走下阶道,摔了一跤而醒来。
" L* B; u: u. h- p, l  他醒来後,仰视天空三三五五稀疏的星星,黎明时晨曦微微地照射大地,他默默地忆想神明的话,沿著阶道而下,遍地寻觅,得到一个康熙年间的大钱,他以为鬼在作弄他,暂且捡起这枚钱币,乘著曙光行走到一个村落。看见路旁有一位卖熟山芋的人,他拿捡来的铜钱买山芋吃。
1 T- V' T$ a7 k8 v: B" K  不久,有一位老翁也来买山芋,跟某甲并坐,吃完山芋後,立即离去,遗留下一个长方形的钱袋(古称「搭连」)。某甲要起身时,看见这袋子,知道是老翁遗失的,打开一看,发现袋子里藏了两大锭黄金、百余锭番银、数百文制钱和四本帐簿。帐上记载没有收的银两多达数万。
' x" V0 M( m& ?) j, L; n. M) Q9 R& i  某甲恐怕卖山芋的人看见,急忙把东西掩藏起来。他心里想:「这难道是神赐给我的吗?然而,老翁遗失这本帐簿,怎麽收钱呢?纵使这是神明所赐,我也不可以接受!」# ]. Z! D( q, I$ n
  因此,他又坐著等老翁回来。坐了好久一阵子,卖芋头的人发脾气地催他说:「你只给了一文钱,坐了这麽久,难道是要寄宿不成?」: t1 V( C3 {; t0 ], X" B. ?$ H. b
  某甲回答:「不!」因而从袋子里拿出数文钱,再买山芋以等待老翁。- V' P8 u4 z+ K' c
  老翁果然仓皇走来,汗流浃背,看见某甲还坐著吃芋头,就询问某甲:「你还没有走?刚才我遗失一个袋子,你见到了吗?」7 q3 _5 K" C5 S; ]: L# F  P
  某甲笑著回道:「不是因为您老人家的东西,我早就走了!」
  m* ]& Q% I; ?! d" @% s  说完,某甲就拿出袋子还给老翁,并且说:「您原来的东西都在这里!我只借用数文钱买芋头吃,希望您不要责备我!」
  O& O# q: O8 O0 o* _  老翁既没有打开看,也没有致谢,只说:「我住的地方不远,你何不与我一齐去呢?」
" R. N. J8 w1 K; c( J  G  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7-11 22:15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某甲随老翁走了数里,到了一栋大宅院,门外木材堆积如山,老翁与某甲一齐进入庭院,到了中堂,老翁进入屋内,整饬衣冠後,又再出来,向某甲作揖说:「我是楚人,在这里设置木材行已经许多年了,各乡镇的木材行,都来我这里批购。我的资本数十万,大半的赊贷款项,都记载在刚才我遗失的帐簿里。幸好你归还我,否则,我就完了!请你收下我这一千两银子当做谢礼!」4 m5 |' W, c! [
  某甲坚决推辞,老翁见他的心意诚恳,因而询问某甲:「你从前从事何种行业呢?」* V  U( X  O& f% z1 b2 v+ I% N8 K6 o' h
  某甲回答:「我没有学习什麽行业!」
' I) T5 h4 c. }- c2 q/ N) `. m) P  老翁又问:「你家里有什麽人呢?」. i9 N( e" i/ d5 t0 D1 _
  某甲回答:「我孑然一身,没有家室!」: [" r9 E, u& F" S7 w& c: d$ F5 c
  老翁又问:「然则,你以什麽维生呢?」$ v  {1 \( h6 }3 g/ x
  某甲回答:「我不敢欺骗您,我是一个小偷!」
, N6 Q! s7 G6 o/ l  老翁很惊讶地说:「从前某县有一位义贼,能杀不良少年以保全守贞节的烈妇,就是你吗?」
& H- ]& @2 f: \5 Q% R6 T7 N  某甲:「是!」
$ k( j" m6 W4 P( ^" o: W  老翁说:「你现在又见利不取,心胸光明磊落。这是一般人所难做到的。我有百万家产,无人可以信托,你如果不嫌弃,何不跟我住一起呢?衣服、饮食和财帛,随便你使用,岂不是比当梁上君子(贼)好吗?」
' ]4 R$ b8 F5 X$ L5 A  某甲很高兴地承诺,於是他就跟老翁住在一起。某甲认识许多字,老翁命令他代收各种帐款。他在老翁家里帮助了两年(或译为当了两年的出纳),勤劳、谨慎、精密而且丝毫不苟,老翁年老没有儿子,竟然认某甲为乾儿子,带他还乡,因为老翁离乡很久,乡人不知道某甲不是老翁所生的儿子。
+ w7 Z! q! T% J4 F' a  等到老翁逝世,某甲继承他的事业。子孙昌隆,有人考取乡试,当了观察郡守的官职,迄今还是楚国的大富人家。
1 D  z+ o! R% R& O  坐花主人汪道鼎先生说:「天道无亲,常与善人。以小偷那麽贱的行业,而有士大夫的居心,这是非常难得的,所以上天厚报他,不因为他是小偷而有所吝惜。然而,对於那些显贵的後裔,降低为卑贱的官职,他们的原因和由来,也可以依此类推而知。」(译自《坐花志果》上卷第三十六页至四十一页)
" d* O+ b0 K, k% r7 j5 r. a7 p2 W& g
' P/ x/ k5 J/ F. J+ L* v- k             努力行善,扭转恶运
1 O0 r) b' ]/ R# T; p' k' o  8 V; n/ D* w' M; U/ O8 \
  明世宗嘉靖年间(西元一五二二年至一五六六年),江西有一位俞先生,名都,字良臣。他博学多才,十八岁便考取秀才,每次考试,都名列前茅。% g# f1 n  P" B6 G
  到了壮年,因为家境贫穷,而开馆教学生读书,与十几位同年进学的朋友,一齐创立「文昌社」,敬惜字纸、买物放生、戒邪淫杀生及各种口过。这样做了一年多,他前後考了七次试,都没有考上举人。
- u! z  h0 K# W# i  |" _  他生了五个儿子,四个生病夭折,第三儿子长得很清秀,而且聪明,左脚底有两颗痣,他们夫妇非常疼爱他。没想到:他八岁时在邻里游玩,失去踪迹。/ k. ^6 L( A- k; Q
  俞先生生了四个女儿,只剩下一个。俞太太因为伤心过度,把双眼都哭瞎了。俞先生终年潦倒度日,生活非常贫困。6 T* w$ m% f/ b/ o  [
  他心里想:「我平生并没有什麽大过失,为什麽却惨遭上天惩罚呢?」
) b$ v" N% R# z8 R* e. `, a  过了四十岁以後,他每年除夕都用黄纸写上疏文,向灶神祈祷,请求代向天庭转达。这样经过了数年,也没有回报或反应。$ W- P- n) E/ }9 _4 C( O
  到了四十七岁那一年的除夕夜,他跟哭瞎眼睛的妻子和一位女儿,围坐在凄凉的房屋中,满面愁容,对目相视。& K3 e( b/ c9 c6 Q- @
  这个时候,他忽然听到叩门的声音。俞先生拿著蜡烛,走去开门,看见一位头裹角巾(将四方巾折一角)、身穿黑衣的老丈,胡须及头发已经有一半变银白色了,老丈长揖就座,他说:「敝姓张,从远路而来,听说你家愁苦感叹,所以我特别来安慰你!」8 ^1 w# x" X- Q0 w- p& n: `' h+ F+ |
  俞先生觉得老丈与众不同,所以对他非常恭敬。俞先生说:「我平生读书积行,迄今尚未考取功名,不但无法保全妻子,而且三餐不继、衣物缺乏。我还曾经焚烧了好几张疏文给灶神…。」  l9 t, x  P' |7 i
  说完,俞先生顺便叙述疏文的内容。# |% G1 ~! j  D2 X
  张老丈说:「我知道你家的事已经很久了!你的恶意太重,专务虚名,疏文中充满著怨恨,亵慢上帝,恐怕所受的罪罚不止这样!」
1 _) P2 L+ P. S5 C# P( s/ q8 g  俞先生大吃一惊,说:「我听说:冥冥之中,鬼神必记录任何微小的善行,我发誓行善、遵守戒条已经相当久了,怎麽全部属於虚名呢?」+ c" a4 V) {! q9 O( d+ v, g
  张老丈回答:「例如就敬惜字纸这一项来说,你的朋友和学生经常用旧的书册字纸,来糊贴窗户和包裹物品,甚至还拿来擦拭桌面,你藉口说,不要弄脏,而後立即焚化。你每天都看到这些现象,却不告诫或劝导他们。只是在路上,捡几张字纸回来焚化,好做给别人看,有什麽益处呢?
0 [: f4 H' I* M9 \4 T$ v2 ~  文昌社每个月放生,你只是随著大家奔波,(只随喜而未尽力,不是真正的随喜),因为别人而事情才能办成功,如果别人不做,你也不会主动去放生。其实,你的心中还没有萌起慈悲的心念,家中的厨房也常宰杀鱼虾和螃蟹等动物,难道它们就没有生命吗?
2 C6 B: l# G, B2 J0 k" N7 @2 N  谈到言语的过失,你习惯强词夺理,说一些风凉和尖酸刻薄的话,使别人倾服。当你说出口时,你的心中也知道有损厚道,但是你习惯在朋友的谈笑声,随风毁谤和讥笑别人,而无法自制。你的话语已经触怒了鬼神,不知被记录多少过失,你还以简朴忠厚自居,这是欺骗自己或者欺骗上天呢?2 K, \2 i  d5 b/ S3 [% l
  你虽然没有做出邪淫的事情,但是你遇到别家漂亮的小姐,你一定仔细瞧看,你的心立即动摇,而不能驱除邪念,只是没有邪恶的因缘凑合而已,否则後果真是不堪设想。你反省自己面对美色时,能像鲁国的男子(注)那样吗?你吹牛说终身无邪色,可以面对天地鬼神,真是胡说八道!
; @" g, s! G' O& _5 G8 i, g  这些你发誓做到的戒条,尚且如此,何况其他呢?你每天所焚烧的疏文,我都转呈天庭。上帝派遣日游使者,考察你的善恶,发现你数年内没有一件可记录的善行,只是在你独居时,看见你的心中充满著贪爱、邪淫、嫉妒、急功好利、不公平、高傲而轻视他人、希求回报、报复旧仇的念头。这些不好的念头,都已经被日游神记录下来了。上天的责罚越来越严重,你逃避灾祸都来不及,怎麽还在祈求福报呢?」# R2 E4 u6 ?  `
  俞先生听了十分惊讶,惶恐地趴在地上,痛哭流涕说:「您既然知道我暗中所做那些事情,您一定是灶神,请您救救我吧!」
7 j) y% t/ }4 O. E* x# o  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7-11 22:18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邱普曾经告诉别人:「我小时候,遇到一位相师,他断定我富而不寿,无子无孙。後来,我又遇到占星家,他看我的八字,说我命短没有儿子,更不必谈到孙子了。他们的预言和推断都相同,我现在虽然失去儿子,幸好还有孙子,儿子虽然去世,可是我尚且健在,不是一半灵验,一半不灵验吗?或者不久之後我会死,接著孙子又死。最近有一位相士看我的骨格,说我已经脱胎换骨,与从前大不相同,我将来的福气不可计量,希望我好好努力行善。我修的福德没有报在儿子,而报在孙子。眼前我虽然受委屈,可是将来却能优游自在。我想问苍天,可是苍天很高,问了又没听到声音,所以我只好问寸心而已!」. ^* s( x6 d. T! _
  邱浚从小聪明过人。有一天下大雨,邱浚的位子被雨淋湿了,达官贵人的儿子正好回家,邱浚就移到他的位子。他回来後,喧吵不已。
- {, G9 H  x: m2 L! u  老师说:「你们不要争吵,我出一句上联给你对,如果你对得好,我就不怪你!」
* i' h' i+ \4 r; z  老师出了一句上联「细雨肩头湿。」! \) `, z/ N3 ]# A* k  Y5 {
  邱浚马上对说:「青云足下生。」3 P8 P3 L6 s8 w/ j
  老师称赞邱浚的才华,引来官宦子不服,回去禀告父亲,父亲说:「邱浚真大胆,你去请他来!」
/ U' R: z  J' [) j, L  那位达官贵人看见邱浚,便勃然大怒。没想到邱浚从容地答道:「移动书桌和小孩子争论都是一桩小事,您老人家胸藏万卷书,心量可包天,何必为这小事动气?」
. H  m; r& m" k' y5 }+ a9 s* d/ m  当时邱浚只有八岁,竟然有胆说出这种话,使官宦听了暗中惊奇。
9 V- D+ u' b1 s. b8 z5 Z' z  过了一会儿,那位官宦质问:「谁谓犬能欺得虎?」  j2 e" w5 h6 c. D3 }* C* B) z
  邱浚对说:「焉知鱼不化为龙!」
; V* d+ @7 }  ^3 Z4 A  官宦大吃一惊,以礼谢邱浚。
) l& \( R# `# X$ Z$ }  邱浚後来考中解元,荣登进士,又进入翰林。明朝正统年间,他做了太子少保,武英殿大学士,成为一代宗儒。邱浚成名时,祖父邱普仍然健在,世人都说这是一个积善改变命运的很好范例。(《因果报应之理论与事实》第二七五页及三一九页), s5 A6 y# O) f9 P

) T# h% N; _2 a           慷慨解囊,寿长子贵
' Q6 o8 B4 }% }, ]  d' p$ _, W  9 e; n5 l1 a$ W
  清朝时,有一位黄永爵先生,是崇明人。算命先生断定他没有儿子,而且只能活到六十岁。, d3 d* x0 y: a/ u
  有一天,他看见有一艘南洋船,遇到风浪,即将翻覆,急忙出了十两银子,买两条渔船去拯救受难的人们,全活了十三条人命。8 C( i  j8 f& [
  他又遇到那位算命先生,算命先生吓了一跳,说:「你满脸阴骘纹,一定有很盛厚的福德。你不但有儿子,而且会荣登大魁,你自己也上寿而终!」
1 c! |+ a! }( _  n2 M! _" i, o5 J  後来,他果然生了一个孩子名叫「振凤」,康熙十八年(西元一六七九年)考上状元。黄永爵先生活到了九十几岁而且善终。(《感应篇汇编》第十九页)+ \2 t$ Z) Z( \& A0 h5 N2 c2 m
# Q5 E8 D: E0 v9 M* V/ l% H) q. ]
            命有定数,诚可转移
* r8 r$ x- V/ T* S; o- Z- T  
$ {* {& {; b8 N" s! Y4 e  梁朝的进士崔,做到了太子宾客的官职。他生性十分孝顺,而且很乐於奖励後辈读书人。
- H' G: J7 X8 z, o  `  他参加公众场合,时常端坐寡言。他曾经说:「话太多,不但惹人喜爱或讨厌,有时甚至冒犯别人的禁忌!」2 Y( U5 Q* |2 Z4 a' _
  他指示和命令仆人工作,也用宾客的礼节,纵使炎夏和寒冬,也从不冒犯下人。) y* q/ l$ v6 O9 s
  有一天,他梦到两个人走在前面引路。一个人计算里程,说:「已经三十里,可以停止了!」1 f5 L* t7 a' Z- o) m5 V
  另一个人说:「这位先生应当再前进三十八里!」, r* E9 B, ?5 v# M  q; ]% Y% X
  他们照所说的话,又再走了三十八里。然後两个人都停了下来。
/ ?5 x" Q/ l. W! D/ E4 T3 A  不久,崔惊醒过来,他懂得梦,知道那是代表自己寿命的极限。所以,六十七岁那一年,他便请求退休。翌年,他果然逝世了。(《五代史》崔传). G& O% A' E- F" H
  (评)读这则传记,知道寿命有预定的现象,而且也可以转移的。行走三十里,应当停止,是表示崔命中注定的数目。再前进三十八里,是崔修善的报应。
- o2 j+ T. `+ V5 U2 _  E2 K( B. \6 ]! t2 B
            苛待妻子,削尽福运3 @3 P' E" D9 w# Y6 O2 W
  , x8 g7 d2 N$ H
  斐章是河东人。年幼时,曾随父亲斐胄镇守荆门州。" w3 s8 F, a% ?1 C+ p
  有一位法号昙的僧人,客寄在斐胄的官邸,能知道吉凶祸福。他非常看重斐章,并且断言:「将来斐章的官位一定胜过父亲!」! r* i4 p- h3 \6 ^/ m! [
  斐章弱冠时,娶了李小姐。数年後,他父亲移镇守太原,斐章也随从任职。他把妻子丢弃在洛阳,过门而不入,因为他的心里,已经别有所锺。) X! D- ?) x1 }
  斐章的妻子李氏自感薄命无福,穿著粗布衣,束发露髻(古代贫士所束的一种发形),读佛经,以简单的蔬菜配饭。
; R' t" u7 i) {) L; l. e; ^$ I  有一天,昙法师又来到太原,与斐章谈天。昙法师一看见斐章,惊讶地说:「贫道十年前曾经预言你必定显贵,你的福气现在却完全削减光了,这是什麽缘故呢?」  Q/ b! w6 E5 F4 D) I
  斐章把自己苛待妻子的事情禀告昙法师,昙法师说:「夫人的生魂控诉天帝,天帝要惩罚你的罪行了!」
9 X, G1 P$ d9 w  十天後,斐章被部属杀死。(《德育古监》第三十一页至三十二页)
2 l+ M9 C+ l. P/ q8 _+ P" H
" u- l, M7 m5 p            不济胞弟,亏德削禄
2 J3 q0 e  k$ z, C7 ^& L; L, \  ! Y% N; I' @! H% t  P/ O4 x4 Q
  刘彻的家境相当富裕,学问远近驰名,可是屡次应试,都没有登第。
2 Q3 ?7 G5 q  u+ a' q; N( a  同乡里有一个人,名叫朱轼,家境贫穷,在邻里教学童。到了岁末时,朱轼领到束修(学生交给教师的学费)回家,在半路上遇到一位农夫,身带铐锁,哭得十分伤心。* E8 l' d; I8 K9 |7 w1 u
  朱轼问:「老兄!你为什麽哭泣呢?」
0 b/ D4 X1 R( z& K  农夫回答:「我向政府借青苗的钱,无法偿还!」
4 t* n  o4 D( J  朱轼拿出全部束修,为他偿还所欠的银子,农夫因此被释放了。
( k0 z+ @" M! O( j: `5 i' H  当时,刘彻正向神明祷告自己的前程。他梦到神明告诉他:「你有微少的官禄,但是因为德行有亏,所以无法获得!」
3 O7 [& F( [0 k8 @+ i3 V2 L  刘彻问神明:「我的德行那里有亏损呢?」
7 w6 y, f% b8 u* U! Q  神明答道:「令弟欠官府银钱,你无动於衷,不去帮助他。他差一点就没命了,难道不是你亏德吗?」- ]0 O* u3 L7 R7 q
  刘彻说:「这是我弟弟自己不肖,我有什麽罪呢?」0 A6 G3 J( |4 E5 Y" [
  神明回答:「过路的人看见令弟的样子,尚且於心不忍。你是他哥哥,为什麽毫不动心呢?你不知道朱轼代令弟缴纳种苗钱的事吗?他将获得阴德的果报了!」! W7 Q  S% b+ p, Q! ?7 g* `, T
  刘彻醒来以後,拜访朱轼,果然有这一件事。他黯然神伤,彷佛有所失。
8 T% r% H; Y2 O6 b  朱轼生了三个儿子都贤达显贵,而刘彻却终身不第。1 {  z( F9 |+ `
  (评)在这世间,有许多人都像刘彻那样,不去济助兄弟。他们总是以兄弟不肖为藉口。而不想一想:如果兄弟真正贤能,那里还需要你的济助呢?# T" V% K) D$ F
  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7-11 22:19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兄弟甘心穷困潦倒而死,我们自己固然难逃冥司的责罚。兄弟不甘心穷困潦倒,而在外面为非作歹,岂不是连累到全家吗?他不甘心穷困潦倒,而在家里酝酿怨恨,甚至兄弟反目成仇,我们可以不引以为监吗?(《德育古监》第二十三页)
* v. F2 l0 y( ?+ s  ?! h: b  c- r' }, o# o4 o
            恭敬得福,亵渎遭殃) X/ K( L3 [: Y- X5 \3 U( L
  
# w4 c* e; O/ G% P0 f  楚国中部有一位孝廉在庙里面读书,他出入神像的面前,必定恭敬地作揖。
! t5 i" X0 G! e  有一天夜晚,他的妻子梦到神明告诉她:「你先生非常尊敬我,他本没有儿子,我已为他请求天帝,得了一个儿子了!」/ t" D% O6 t) E' I: Z5 x# f" M
  妻子问:「我先生有考取功名的希望吗?」4 V+ }; L* c; m1 J- y, a
  神明回答:「希望你们行善有始有终,我应当尽力请求天帝,但如果功名和禄位的名册已经定案,恐怕就不一定能奏效了。」
. w0 B; I: D! l/ V  孝廉回家後,妻子将这件事禀告他,他说:「我只有出入时礼敬神像,并没有诚恳地祈祷其他事情!」
0 i* F+ q4 p1 D. |+ L/ H  有一天,孝廉留妓女在庙里过夜。当天夜晚,他太太又梦到神明告诉他:「你先生亵渎神明,刚好有夜游神来考察,现在已经禀奏天帝,他的功名和子嗣都没有希望了!」8 W& D7 R* h" a
  翌日,妻子促请孝廉回家,询问他昨天夜里做了什麽事,孝廉隐瞒不说,妻子就把昨晚的梦告诉孝廉,孝廉若有所失,便选择了一个吉日,聘请数位道士来祈福消灾。没想到法会刚做完,听到台阶下有铁绳的声音,孝廉立即暴毙身亡。(《感应篇注训证》第八十九页)2 h$ d2 q5 w6 x6 R: T$ I0 e* x: \
6 f; g9 `: R4 v3 S
            误杀无辜,折损禄寿/ {! H8 c6 h. u( ]9 z$ @: B& i
  . x# F& Q& W9 P+ k, M$ B
  唐朝的娄师德,早年做一般平民时,曾经生了一场重病,梦到:一位身穿紫衣的人来到床前,引导他走了数里路,看到了一座官府,上面写著:「地府院」。进入地府院,看到一个房间,上面写著:「司命所」,掌管世人福禄和寿命的资料和书册。有一位穿绿衣的人,取出卷轴阅读,上面写著娄师德的姓名,并且记载了禄位,在某年某月,出入台辅,而且活到八十五岁。6 z/ D$ Y; S" T7 u8 i
  於是,他便惊醒了。0 x& F2 W. V0 X5 Y# K& E* z# \
  後来,他出任了许多官职,都跟梦中所记载的一样。等到他做西凉的统帅时,有一天,他看到一位身穿黄衣的人说:「我是冥府的差吏,奉命来请你!」
" U! @+ z3 k& b8 ~7 q( g+ D  娄师德答道:「我曾经见过司命的册子,上面记载我会当到上台的高官,而且享年八十五岁,怎麽这麽早就结束呢?」7 U* r8 v1 a' u0 i1 j6 I: {% P
  阴差说:「你当官时,曾经误杀无辜,所以官禄和寿命都减少了!」
/ M$ q3 y) O0 s  阴差说完话,忽然消失了。, M* ^8 _. g  k) \5 |- O' T$ _
  娄师德三天後便逝世了。
  s$ U" h) U( E" a3 j/ X: ~  我们应当想一想:像娄公那样廉明厚恕,尚难免於滥杀无辜,执法的人可以不谨慎吗?(《历史感应统纪》第三卷第九十三页)
/ Y  x. @0 n0 E& r# ?$ q6 c* B, O/ u
            学养不足,难解厄运
$ M* r) D+ W- d+ p( p3 N  4 x. u7 B1 v' S% r# }
  年羹尧字双峰,是清军镶黄旗人。他在康熙年间,考上进士,不久升为四川和川陕的总督,又因为平定西藏和青海的暴乱,被赐封「一等公」的殊荣。他虽然机勇善战,可是却跋扈嗜杀,加上他依恃功劳,骄傲放肆,为雍正皇帝所忌,而下狱赐死。2 b7 A9 B1 P0 z( q" y4 q8 C
  年羹尧小时候,他的父亲年遐龄带他到山中的寺庙游览,遇到一位道人。那位道人抚著年羹尧的头,说:「他异常尊贵,可惜却没有後福!」
( M2 x7 D) w0 Q  \+ U' F% w$ [1 _  年遐龄觉得十分惊讶,问道人说:「您有没有办法化解他的灾厄?」
0 I& ^. t8 [+ V8 A) {  道人答道:「有!」
6 |7 o- K/ H5 }  y. X% W/ c  年遐龄一直恳求道人帮忙,道人说:「如果他能跟随我学三年,便可以变化气质!」
' {8 i# E* R6 r4 x" o. o$ r: |  年遐龄因此邀请道人住在年家,道人答应了。
0 `% T6 D+ E4 t! ^' S2 D  道人来到年家,便选择了高楼,与年羹尧居住和生活在一起。道人向年遐龄索取该用的家俱放置在楼上後,立即叫人砍断楼梯,饮食和大小便都用绳索吊器皿上下,等到三年届满,才能下楼。年遐龄一切事都遵照道人的约定去做。3 L/ f1 a" c/ p' U- @
  第一年,家人偷听到楼上有运动和步伐的声音,好像是在练习武术的样子。第二年,家人听到朗诵书本的声音,直至夜晚,尚不停息。第三年,寂静无声,从另一栋楼房遥望,则看见年羹尧与道人相对瞑坐。家人认为:道人以前所说的变化气质,大概就是如此。$ k' [1 D# Y: G+ o7 J, m
  到了三十个月的时候,年遐龄的妻子生病,急著要见爱子,年遐龄阻止她,她打床,大声哭泣。年遐龄不得已,才架上梯子,爬上高楼,呼唤著年羹尧的名字。
1 ]$ u0 T, ?3 M; V  道人张开眼睛,说:「事情搞砸了!」
2 H9 T% @! a" s, N: D2 ~  年遐龄非常後悔地追问原因。道人感叹说:「他只具备学术,而涵养不够,将来必定由於气盛而丧失性命。这实在是天数啊!」
3 H' F$ h1 K4 U) e" a, B$ j  於是,道人便辞去教职。後来,年羹尧的命运果然如此。(《因果报应之理论与事实》第三八三页至三八四页)
0 H6 Z* b9 e; [6 l1 h/ |, s6 P  年羹尧以军法来治家,赏罚非常严明。有一次,他请江苏一位姓沈的举人到家中教导自己的儿子。年府上下僮仆很多,每天都跪著递奉茶杯和盥洗用具,沈举人觉得不太自在,因此吩咐僮仆说:「你们不需要这麽多礼,我自己来就行了!」
  R. j5 C$ v! \! c; `0 f% k  有一天,沈举人正在沐浴,年羹尧看见僮仆不遵照他的命令,跪著奉上浴巾,大发脾气,叫随从把那位僮仆拖出去,过了一会儿,告诉沈举人说:「他对先生不恭敬,我已经把他杀了!」8 F0 z$ K' O* ^# a8 E+ D8 k/ B! A3 E8 Z
  又有一天,年羹尧与沈举人一齐进餐,饭里头有稻谷,沈举人用筷子把稻谷挑了出来,年羹尧用眼睛暗示随从的人把厨师斩首。过了不久,献上头颅,并且说:「这位厨师择米不精,留他有什麽用呢?」9 q0 p1 Z4 d0 c: N+ Z+ @# n" G
  沈举人大吃一惊,以後便不敢随便说话了。8 u& m3 J5 P! v' U) T, }
  不久,年羹尧出征青海,告辞沈举人,吩咐他好好教儿子,并且说:「等我回来!你再走!」沈举人恭敬地答应。
4 i" N$ s$ g' |' Y  数年後,年羹尧立功返乡,沈举人请求年大将军允许自己回乡探望亲人,年羹尧答应了。. w: j' V$ F/ f/ L! D# L- ?4 i
  当时年羹尧的威名最显赫,他派遣仆人送沈举人,到了江苏,巡抚以下的官员都到郊外迎接。仆人引导沈举人回到家中,发现房宅、庭院、器物、奴仆都具备了。沈家的人说:「数年前,年大将军便派人来营建沈家新宅,最近又添购了许多器物和图书,而且沈举人的父母也得到丰盛的赏赐。」沈举人惊喜万分,几乎怀疑是梦境。
& {- l& P+ c- D6 `. P  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7-11 22:27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在减劫时,每过了一百年,人的平均身高便短少了一寸。经过了一千年,则短少一尺。释迦牟尼佛出世时,人的身长都在八尺左右(佛的化身长一丈六尺),现在已经过两千多年,应当短少了两尺多,所以现在人大多在五尺多上下。
9 Z/ ?) _; E' |  Y, H- l# F' W  总而言之,平均寿命增加时,身高也随之长大。平均寿命减少时,身高也随之减少。到了疾病和瘟疫的灾难後,寿命更加短促,身材也愈小,只有两手或三手的高度。当时人们都以稗(音ㄊㄧㄅㄞ,是两种米粒细小,难以食用的禾本科植物)为最好的食物。生活器具都呈现刀杖的形状(现在有些妇女的簪珥已有刀斧的形状)。
/ ]; r7 w, s* c" x$ w7 h# c8 s  有人挖掘隋唐以前的古墓,发现古人的骨骼比较粗大,比现代人长了两尺多。《天人感通记》说:「蜀(四川)地都城的旧址,本来在青城山上,现在的成都,从前是内海。……到了晋朝,有僧人看见地上有许多裂缝,挖掘後,在船底下找到了人的骨骼,每具尸骨都长达三丈余,因为迦叶佛时,人的平均寿命是两万岁的缘故。」. F+ t3 I, u2 O2 h- y
  我曾经读了《孔履记》,该书记载孔子的鞋子,相当於清朝官尺一尺三寸(清朝官尺一尺约等於现在三十一公分),则孔子的脚足绝不像现代人那麽短小。
* F2 e7 z# i+ N, \( F/ Z3 q  我又读了《周礼》,上面记载:周代的斧柄长达三尺,宽三寸。由此可见古人的手不像现在人的手。甚至服饰和器物,凡在百年以前的东西,必定比现代还要大一些。这岂不是人类身体的形状逐渐变小,器物也随而变小吗?(《阴骘文广义节录》上卷第四十一至四十二页)
/ {; R7 \, b1 X$ k  建於数千年前的埃及金字塔,都是用巨石堆砌而成。现代人躯干短小,看到那麽雄伟的建筑,很难想像古埃及是怎麽做到的。现在的脚踏车轮圈直径顶多二十七寸,有的女士甚至只骑二十寸的,我小时候看到的二十八寸脚踏车,现在已经没有生产了。: H" q+ s* z8 [  g8 s6 |9 j$ ]

: D" _% [* Q+ n. J6 X, q            道德衰败,众福消减
. V$ r$ b$ x% f, q) H8 n  + q" @+ o7 }2 u6 |0 {/ z
  唯有德的人,才能有福。当人类的平均寿命减少後,一切都随之减少。当道德日趋堕落时,人类的福报也逐渐减损了。4 @' z7 X8 f& ^9 L1 K- U# O8 z
  简单地说,像七宝逐渐隐没,五谷逐渐欠收,衣食逐渐艰难,容貌逐渐丑陋,资赋逐渐昏愚,精神逐渐衰弱,风俗逐渐骄慢,六亲逐渐不和,赋税(或工作)逐渐繁重,水灾、火灾、盗贼、暴力及色情逐渐猖獗,宗教和佛法逐渐凋零,善人逐渐减少,真正饱学的儒士逐渐稀少,谤佛的人逐渐受到推崇,富人逐渐低俗而且吝啬。
7 ?% v& @/ ^( x8 e, C8 a+ K  世俗的文章,有时会不准确或不灵验,但如果出自内典(佛经),则字字有根据。
$ N. y9 x3 X; r, o0 r  夏朝、商朝和周朝三个朝代,都使用黄金和白璧(玉),动则以多少万镒(一镒为二十四两)和百双来做计算单位,未尝纯用白金。到了汉朝,才参用白金。许多小国都有夜光的璧玉和照乘的宝珠,不像现在那麽罕见。明清时代铸造钱币和器皿采用较低品质的银(低银),就是将赤铜参杂在银里,这表示银已经不足够了,到後来,便又完全改用铜钱,这难道不是七宝逐渐隐没的徵兆吗?8 m8 G1 d9 j. E7 k
  古人所说的「百金」,就是一百锭金子,每一锭金子有五两或十两重,宛如现代人所说的「条块」。汉文帝说:「平均十户人家便有一百锭金子。」苏子说:「兴兵十万,每天要花费一千锭金子。」如果一锭金子,只有一两重,则汉代一般家庭只有十两金子,而每一位士兵的饮食、刀械、器物,每天只用了一分银子,有这个道理吗?(《阴骘文广义节录》上卷第四十二页)
# G0 A4 x0 f8 C" P1 z+ P  F1 D: z) W  周朝的一百亩田地相当於清朝的二十二亩,这二十二亩土地的收成,足可供给九位粗壮的农夫食用。古人每一餐饭必定吃了一斗米,一个人整年所吃的米粮,约等於(清朝)七十几石。九个人应当有六百五十石左右,这表示每一亩田地可以收获三十石。我小时候的所见所闻,我们家乡每亩田地可收脱粟三、四石。从清康熙二十二年(西元一六八三年)以後,从前每亩能收三石多的田地,都收获不到三石,这不表示五谷逐渐欠收吗?& A; R  d* D, f- O7 f6 J9 f5 Y
  明穆宗隆庆末年及明神宗万历年间,有人重修昆山的荐严禅寺,取出瓦间所填塞的稻束,好像是隋唐的故物,它的稻穗长达一尺多,估计当时的收获量,每亩田地,必能收获十余石,现在稻穗的长度已不满四寸。. e3 g# E  g# X# D/ l0 _1 N
  (注)经济学上的「土地报酬递减定律」说:土地会因为不断地耕种,而产生养分减少、收获量递减的现象。
. T# J. w: m& E6 `# @# o  古代的国家没有十年的积蓄,叫做「不足」。没有六年的积蓄,叫做「急」。汉朝和唐朝的极盛时期,还能够跟古代的「不足」相比。现在纵使想求「急」,也已经办不到了,这不是衣食艰难的徵兆吗?. [: b' f9 d+ j  W1 ?: n8 M7 ~
  古代的王公贵族,不耻下交住在岩穴的野人和隐士;纵使地位像卿相那麽崇高,亦不畏辛劳,非必要不乘坐马车;现在有许多新官一上任,便藐视故友,收受贿赂,仗势欺人,而且过著豪华奢侈的生活,这不表示风俗骄慢吗?; @& j- Z7 @9 @. M8 p0 L* r4 A7 y. H
  古代的高僧遇见天子不必报名,皇帝下诏书给出家师父一定称呼对方为「师」。唐太宗为三藏圣教写序,极为尊敬和推崇,玄奘法师圆寂,唐高宗告诉左右大臣说:「朕失去国宝了!」而且还罢朝五日,以示哀悼。(详见《高僧传》)景龙二年,中宗皇帝敕高安令崔思亮,迎接僧伽大师至京城,皇上及文武百官都自称「弟子」。(详见《金汤篇》及《佛祖统纪》)
9 M; f: X7 I" K1 N8 j% W  宋朝宋太祖、太宗、真宗、仁宗都兴隆大法,他们有时亲自驾临寺院,有时请僧侣到宫中说法,现在的官吏和士人倨傲,时常有看见佛像不参拜,遇到高僧没有礼貌的现象,这岂不是佛法凋零的明证吗?
! o  N& c( j- n+ [7 W% G  孔子和颜子建立儒家的义理,只贵身体力行,而不尚言说,厚於自治,而薄责於人。孟子批评杨朱和墨子,是出於万不得已;譬如大黄和巴豆,良医偶而用它,并非每天的生活必需品。现今有些人,只捡拾几句来毁谤佛法,便说自己是程子和朱熹再世。那些谤佛的人,有著一种夸张自大的习气,讲不了几句,便排斥别人的说法,而坚持自己的见解才是绝对真理,这不是真儒稀少的徵验吗?(《阴骘文广义节录》上卷第四十二页)
3 u. O3 o1 A. O- ~% x) T* ?5 g4 G. H; n- n% u5 c$ _% l
           尽人之性,感化恶贼
6 T* L& v( s! K% [  o! j( V  * ]0 d5 k( Z4 @7 L& Q! _
  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7-11 22:28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汉朝的赵咨,做到敦煌的太守。後来他因病辞官,返回故乡,亲自率领子孙,务农耕作以维持生计。
# V8 S* L0 ~# S5 T7 Q, M# O  有一天夜晚,一群盗贼到赵家打劫。赵咨事先知道这件事,恐怕母亲受惊,先到门口迎接盗贼,并且准备饮食款待盗贼。
/ Q0 M" Y% P9 z/ L$ \' |4 ]  赵咨说:「家母的年纪已经八十岁了,她老人家生病,需要安静休养。乞求你们能留下少许的衣物和粮食,至於拿走我妻子和儿女的任何东西,我都毫无吝惜!」' N9 O) f: S# ?3 H
  盗贼们心生惭愧,跪在地面上说:「我们侵犯贤人,实在太不成体统了!」
$ r% q8 v3 ]9 f+ [( o  说完,盗贼们奔走离去。赵咨拿著东西追上去,要赠送他们,却没有赶上。) M( [  b+ v; A6 ~; X8 ]0 P
  赵咨因此声名大噪,朝廷徵求他出任「议郎」(顾问及参与评议的官职),他推辞不到。朝廷再三徵召他,他不得已才应召,後来他升任东海的宰相。(译自《後汉书》赵咨传)
( l0 j; I$ I0 b% o" p* b  (评)这是一则以孝亲而感化盗贼的故事。赵咨只孝顺自己的父母亲,跟别人似乎没什麽关系,竟然能使盗贼叩头悔过。虽然赠与财物,盗贼也不拿走,这种感应不是很不可思议吗?因为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能尽自己的心性,即能尽人的心性,能尽人性,自然可以转恶为善,化贪为廉。
8 F! S* h% N  R) ~0 |( G7 L3 z  孟子说:「听到柳下惠的风范,卑鄙的人会变得宽惠,浇薄的人会变得敦厚!」何况亲身领受他的教训呢?(译自《历史感应统纪》第一卷第一四六页)
7 H/ c/ B6 P6 T. j& e1 y% F+ K. S# ^! i+ E3 f
           心性柔软,与人无诤) ~1 B% n9 h: b$ i
  
" M! m+ k2 ?) ?" [- ^  直不疑任职郎官(掌管宿卫侍从的官职)时,同寝室有人请假返乡,误拿走另一位室友的金子。金子的主人以为是直不疑拿的。直不疑立即向他道歉,并且买金子偿还他。0 s% U$ W. ?) k( F! X5 t; T
  等到请假的室友回来,将金子归还原主,主人感到非常惭愧。
  [. R% l) ^" p! {7 x% a+ D  直不疑因此被尊称为「长者」,後来官拜御史大夫(职掌上奏、监察及弹劾的最高行政首长,兼副丞相,是三公之一,官位极为显赫),皇上封他为「塞侯」。(《史记》直不疑传)9 E8 ^# w" e8 j0 c
* d; d5 V9 j8 i1 c
           善体民心,感降甘霖( s8 r$ u& m6 w4 Q9 q# D
  
. x, D! `7 j; h! c! q+ u  田仁会出任平州刺史时,有一年,平州发生乾旱。平州刺史自己曝晒在炎阳下祈雨,不久马上下起甘霖。, b" Z; S( h# E" [7 }, A2 Y2 e3 E
  当地因此流行了一首歌:& L6 G4 R% {; g9 c% B0 L( O
  父母育我田使君,(田刺史像父母那般护育我们,)
1 |* P, j1 D& B  挺精诚兮上天闻。(他的精诚感动了上苍,)6 O& a) i+ m' P- V* t; M! `
  中田致雨兮山出云,(稻田下雨,山上升起云朵,)9 n! |$ I7 ]3 [3 K
  仓廪实兮礼仪申,(人民丰收,各个知礼有义,)
. S) F) q$ ~. G' r+ c  愿君常在兮不患贫。(希望你时常在任,我们就不必担心贫穷了!)' b& x+ m) g6 e+ w" b1 y2 i. u
  (《唐书》田仁会传)
& l& l& D  y3 a* T: T% ]  (评)平反冤狱和虔祷神灵而导致乾旱时期普降甘霖的事迹颇多,怎麽可以说天人没有感应呢?近代人一概把它当做迷信?试问身为百姓父母的政府官员,有谁肯为人民在烈日下祈雨,而长时间忍受炎日的烤晒和折磨呢?(《历史感应统纪》第三卷第一百零五页)% @* g! p% z  M9 ?$ q4 i
- ~" y! k. s- x
            冤狱平反,降及时雨
1 k$ F* F- A0 T' _) V# a  % j" M$ x3 |& \7 x
  唐朝的颜真卿,以监察御史的身分,出任河西陇右军使。五原一带有冤狱,久而不决。颜真卿到了以後,立刻得到公正的判决。
; l) a6 v% o$ \  g* u  当地的乾旱,因为冤狱平反後才开始下雨。大家把这一场雨称为御史雨。(《唐书》颜真卿传)8 b( G" Q' p4 _2 e+ h! R, r$ E0 Q
. Q2 |( U) F. }3 v3 x5 l: a9 d
            政化清明,水质甘美
& U; |. O4 J% l+ `( F  # m7 ~& ^4 A* p7 t# {& y
  北齐时,乐陵有一位太守,姓房名豹。政治清明,政令简单,而且不侵扰百姓。1 e% ?5 e/ R; {) I0 `- P
  由於他所治理的县郡靠近海边,井水多半又咸又苦。房豹请人挖凿一口井,却获得甘美的泉水。大家都以为是房豹良好的政治和教化所导致的。奇怪的是当房豹罢官归隐後,那一口井水又变咸了。(《北齐书》循吏传)$ B, R9 D5 |) J$ L$ J+ e; w' u
& y! ?  n; [/ ~' R
            杀戮无辜,上干天和
$ d) o4 f" P* G0 f. o  : c; d" |" Y2 A+ z' ]1 ]5 R
  五代十国时,荆南国的高季昌,听说楚国的君主马殷重用了高郁,国家开始强盛,内心感到忧心忡忡。
$ u" l/ b/ x8 g) h  於是,他就派了间谍去告诉马殷的儿子马希声说:「高季昌听说楚国任用高郁,非常高兴,因为将来灭亡马家的人必定是高郁!」
- ^- Y- @: D* j5 q0 H2 m5 d  马希声听信谣言,刻意以假的命令杀死高郁。马殷因为年事已高,平常不管事,所以不知道这件事。
1 a8 L6 h7 U* j3 s  高郁被杀那一天,到处生起大雾。马殷觉得奇怪,便告诉左右的人说:「我曾经跟随孙儒,孙儒每次杀死无辜的人就会发生大雾。难道今天有人冤死吗?」
4 F, j6 U* F0 j  翌日,官吏把真相告诉马殷,马殷说:「我实在太糊涂了,竟然杀死有功勋的老朋友,我将不久於世了!」
4 K7 c1 w2 `7 a  翌年,马殷便逝世了。(《五代史》楚世家)
: I4 f" H2 [+ \  杨祭春说:「粤寇破扬州,每当两军战斗,枪林弹雨,血肉纷飞时,那一天总是阴雨风霾,充满愁惨的气象。这件事我经验许多回,屡试不爽!」由此我们知道:无辜的杀戮,会干扰上天的和气。(《历史感应统纪》第三卷一七二页)
" _# H0 M* L9 _9 e
+ B# m( H& f% \% {- E! T* `            第五章 心念与徵兆% s- I; U9 m0 T
5 R8 ^! K0 m6 U/ F
            有穷亲来,是福气象
! ~6 L/ |3 ], S- P  W/ D( A  l  
4 G2 P5 A( ~  I  有一天,罗惟德先生拜访刘寅,流露出欢喜的脸色,说:「今天有一件很愉快的事!」' g& z5 ]) p' b& x% z- o
  刘寅问原因,罗先生回答:「刚才有十几位贫穷的亲戚,因为饥荒,从远地来我家,我把从前积蓄的钱财全部拿出来,发送给他们,全家没有一个人阻碍我,所以我觉得很愉快!」(《功过格》)
* V7 S8 X0 r: L. T/ L+ l) n2 W% m+ U  《景行录》说:「富贵家庭有贫穷的亲戚往来,便是忠厚有福的现象,现在的人反而引以为耻,而且感到厌烦,这是多麽丑陋啊!」' ~' L5 q& G/ r& [- F
  窦禹钧家里没有黄金翠玉的装饰品,没有穿著华丽的妻妾,可是赖以全活的人,不可胜数。这就是真正的惜福,真正的善用!  t3 w" r6 F# y  p: H8 O: p8 G
  古德有一首诗说:「忽闻贫者乞哀声,风雨更深去复来。多少豪家方夜饮,欢娱未许暂停杯。」这真令人感叹,岂止是欢娱,甚至当他们腹胀、呕吐、秽藉时,还可能不断地吃喝呢!所以一个富人吃了一顿山珍海味,就能够让贫穷人吃了七天。一桌满汉全席,足够给穷人吃上一整年。仔细想想:一个人下箸夹菜的次数又有多少呢?可是陪他一齐吃喝玩乐的宾客暴饮暴食,行为不检点的酒女,一大伙人吃得杯盘狼藉,这些都全部折算在他一个人的福禄上。不如节省下来,多作几年享用,布施贫苦,救济危急,把福禄留给子孙领用!
1 N1 x7 x$ ~/ d- |  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佛教网络

GMT+8, 2018-12-19 01:18 , Processed in 1.107631 second(s), 1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